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结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3月19日  

2010-03-19 22:39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中国赋学研究(续)  之九  考赋

 

班固《两都赋序》:

武、宣之世,乃崇礼官,考文章,内设金马、石渠之署,外兴乐府协律之事,以兴废继绝,润色鸿业。……故言语侍从之臣,若司马相如、虞丘寿王、东方朔、枚皋、王褒、刘向之属,朝夕论思,日月献纳。

附: 蔡邕《上封事陈政要七事》之五:臣闻古者取士,必使诸侯岁贡。孝武之世,郡举孝廉,又有贤良文学之选,于是名臣辈出,文武并兴。汉之得人,数路而已。夫书画辞赋,才之小者,匡国理政,未有其能。陛下即位之初,先涉经术,听政余日,观省篇章,以游意当代博弈,非以教化取士之本。而诸生竞利,作者鼎沸,其高者颇引经训风喻之言,下则连偶俗语,有类俳优。

 

白居易《赋赋》:

我国家恐文道寖衰,颂声陵迟,乃举多士,命有司,酌遗风于三代,明变雅于一时。全取其名,则号之为赋;杂用其体,亦不违乎诗。四始尽在,六义无遗。是谓艺文之警策,述作之元龟。

赵匡《举选议》:

国朝举选,用隋氏之制,岁月既久,其法益讹。夫才智因习而就,固然之理。进士者,时共贵之,主司褒贬,实在诗赋,务求巧丽,以此为贤。不惟无益于用,实亦妨其正习;不惟挠其淳和,实亦长其佻薄。自非识度超然,时或孤秀,其余溺于所习,悉昧本源。欲以启导性灵,奖成后进,斯亦难矣。

附: 胡震亨《唐音癸籤》:唐试士初重策,兼重以,后乃觭重诗赋。中叶后……士益竞趋名场,殚工韵律。

汤稼堂《律赋衡裁·例言》:唐代举进士者,先贴一大经及《尔雅》,经通而后试杂文,文通而后试策。杂文则诗一赋一及论赞诸体也。……天宝十三载以后,制科取士,亦兼诗赋命题。赋皆拘限声律,率以八韵,间有三韵至七韵者。自五代迄两宋,选举相承,金起北陲,亦沿厥制。迨元人易以古赋,而律赋寖微。逮乎有明,殆成绝响。国家昌明古学,作者嗣兴,钜制鸿篇,包唐轹宋,律赋于是乎称绝盛矣。

《新唐书·选举志》:先是,进士试诗赋及时务策五道,明经策三道。建中二年,中书舍人赵赞权知贡举,乃以箴论表赞代诗赋,而皆试策三道。大和八年,礼部复罢进士议论,而试诗赋。

 

沈作喆《寓简》卷五引孙何《论诗赋取士》:

唯诗赋之制,非学优材高,不能当也。破钜题期于百中,压强韵示有余地。驱驾典故,浑然无极,引用经籍,若己有之。咏轻近之物,则托兴雅重,命辞峻整;述朴素之事,则立言遒丽,析理明白。其或气焰飞动,而语无孟浪;藻缋交错,而体不卑弱。颂国政,则金石之奏间发;歌物瑞,则云日之华相照。观其命句,可以见学殖之浅深;即其构思,可以觇器业之大小。穷体物之妙,极缘情之旨,识春秋之富艳,洞诗人之丽则。能从事于斯者,始可与言赋家者流也。

附: 叶梦得《石林燕语》卷八:熙宁以前,以诗赋取士,学者无不遍读《五经》,虽无科名人,亦能杂举《五经》,盖自幼学时习之尔,故终老不忘。自改经术,人之教子者,往往便以一经授之,他经纵读,亦不能精。

又,唐礼部试诗赋题,不皆有所出,或自以意为之,故举子皆得进问题意,谓之“上请”。本朝既增殿试,天子亲御殿,进士犹循用礼部故事。景祐中,稍厌其烦渎,诏御药院具试题,书经史所出,模印给之,遂罢上请之制。

马端临《文献通考》卷三十二《选举考五》:熙宁四年诏罢词赋,专用经义取士,凡十五年,至元祐元年复词赋,与经义并行。至绍圣元年复罢词赋,专用经义,凡三十五年。至建炎二年又兼用经赋。盖熙宁、绍圣,则专用经而废赋;元祐、建炎,则虽复赋而未尝不兼经。然则自熙宁以来,士无不习经义之日矣。

 

祝尧《古赋辨体》卷三《两汉体》:

古今言赋,自骚之外,咸以两汉为古,已非魏晋以还所及。心乎古赋者,诚当祖骚而宗汉,去其所以淫而取其所以则可也。

又,卷八《宋体》:

愚考唐宋间文章,其弊有二:曰俳体,曰文体。……(俳体)至唐而变深,至宋而变极,进士赋体又其甚焉。

附: 徐师曾《文体明辨序说》:至于律赋,其变愈下,始于沈约“四声八病”之拘,中于徐庾“隔句作对”之陋,终于隋唐宋“取士限韵”之制,但以音律谐协对偶精切为工,而情与辞皆置弗论。

赵揖、赵霖《律赋新编笺注·例言》:赋者,古诗之流,本无律名,自唐以之取士而律赋始兴。严声韵,齐尺度,非若古赋无程限也。每见选家以隔句对联之有无分赋之古与律,不知古赋若《哀江南》篇中未尝无“平吴之功”、“灞陵夜猎”等联;而唐人律赋如石贯《藉田》、黎逢《贡士》、《谒文宣王》、李君房《献灵》、颜平厚《象魏》诸作,皆全不用隔句对。古与律之分正不在此。

 

康熙帝《历代赋汇序》:

赋者,六义之一也。风雅颂兴赋比六者,而赋居兴比之中,盖其铺陈事理,抒写物情,兴比不能并焉,故赋之于诗功尤为独多。由是以来,兴比不能单行,而赋遂继诗之后,卓然自见于世。……至于唐宋,变而为律……用以取士,其时名臣伟人,往往多出其中。迨及元而始不列于科目。朕以其不可尽废也,间尝以为求天下之才,故命词臣考稽古昔,收采缺逸,都为一集,亲加鉴定,令校刊焉。

附:赵光《竹笑轩赋抄序》:唐宋以赋取士,讲求格调,研究章句,后世言律赋者,靡不以唐宋为宗。我朝稽古右文,人才蔚起,怀铅握椠之士,铺藻摛文,几于无美不臻,骎骎乎跨唐宋而上之矣。

余丙照《赋学指南·原叙》:自有唐以律赋取士而赋法始严,谓之律者,以其绳尺法度亦如律令之不可逾也。

吴省兰《同馆赋抄序》:赋之有律,亦犹执规矩以程材,持尺度以量物,裨方圆长短各中乎节而后止,况协音响于钧韶,摹光华于日月哉!

蒋攸銛《同馆律赋精萃叙》:唐以诗赋取士,宋益以帖括,我朝则以帖括试士,而以诗赋课翰林。文治光华,法制大备,固已迈越前古矣。

李宗瀚《赋赋》:古之可使为大夫者,或取诸登高之赋。盖惟赋者,组织为心,敷陈是务;文与质均,词因类附。……方今圣天子天章云汉,文教曰修,慎黎阁兰台之选,皆金科玉律之流。黼黻文章,文工綦组,宣抒鸿业,语去夸浮。当玉辂之时巡,献词章者给试;即青衿之考课,擅骈俪者兼收。固已人谙孤竹之管,名标五凤之楼。瀛海同风,已和声而鼓吹;螭坳载笔,勉润色夫皇猷。

 

 

讲述提纲

(一)献赋与考赋

(二)制度变迁与试赋历程

(三)考赋:经典的树立及偏离(四)翰苑与馆阁赋钞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