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结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3月14日  

2010-03-14 11:28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中国赋学研究(续)  之五  赋家

 

《国语·周语上》:

故天子听政,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,瞽献曲,史献书,师箴,瞍赋,矇诵,百工谏,庶人传语,近臣尽规,亲戚补察,瞽、史教诲,耆、艾修之,而后王斟酌焉,是以事行而不悖。

附:洪兴祖《楚辞补注》之《九章章句第四·怀沙》:“玄文处幽兮,矇瞍谓之不章。”王逸注:矇,盲者也。《诗》云:“矇瞍奏公。”章,明也。言持玄墨之文,居于幽冥之处,则矇瞍之徒,以为不明也。言持贤知之士,居于山谷,则众愚以为不贤也。瞍,一作[?]。《史记》无“瞍”字。洪氏《补注》:有眸子而无见曰矇,无眸子曰瞍。

 

刘师培《论文杂记》:

        古人诗赋,俱谓之文。然诗赋之学,亦出行人之官。盖赋列六义之一,乃古诗之流。古代之诗,虽不别标赋体,然凡作诗者,皆谓之赋诗,诵诗者亦谓之赋诗。《汉志》叙诗赋略,谓“古者诸侯卿大夫,交接邻国,以微言相感,当揖让之际,必称诗以喻志,盖以别贤不肖而观盛衰,故孔子言:‘不学诗,无以言。’”夫交接邻国,揖让喻志,成为行人之专司。行人之术,流为纵横家。故《汉志》叙纵横家,引“诵诗三百,不能专对”之文,以为大戒,诚以出使四方,必当有得于诗教。则诗赋之学,实惟纵横家所独擅矣。

附:《左传·文公十三年》:冬,公如晋朝,且寻盟。卫侯会公于沓,请平于晋。公还,郑伯会公于棐,亦请平于晋。公皆成之。子家赋《鸿雁》,季文子曰:“寡君未免於此。”文子赋《四月》,子家赋《载驰》之四章,文子赋《采薇》之四章。郑伯拜。

又《襄公二十七年》:郑伯享赵孟于垂陇。子展、伯有、子西、子産、子大叔、二子石从。赵孟曰:七子从君,以宠武也,请皆赋以卒君贶,武亦以观七子之志。子展赋《草虫》,赵孟曰:“善哉,民之主也!民抑武也,不足以当之。”子伯有赋《鹑之贲贲》,赵孟曰:“床第之言不踰閾,况在野乎?非使人之所得闻也。”子西赋《黍苗》之四章,赵孟曰:“寡君在武何能焉?”子产赋《隰桑》,赵孟曰:“武请受其卒章。”赵武欲子产之見规诲。子大叔赋《野有蔓草》,赵孟曰:“吾子之惠也。”印叚赋《蟋蟀》,赵孟曰:“善哉!保家之主也。吾有望矣。”公孫叚赋《桑扈》,赵孟曰:“匪交匪敖,福将焉往?若保是言也,欲辞福祿,得乎卒享。”文子告叔向曰:“伯有将为戮矣。诗以言志,志诬其上,而公怨之,以为宾荣。”?

 

班固《两都赋序》:

武、宣之世,乃崇礼官,考文章,内设金马、石渠之署,外兴乐府协律之事,以兴废继绝,润色鸿业。是以众庶悦豫,福应尤盛。……故言语侍从之臣,若司马相如、虞丘寿王、东方朔、枚皋、王褒、刘向之属,朝夕论思,日月献纳。……或以抒下情而通讽谕,或以宣上德而尽忠孝,雍容揄扬,著於后嗣,抑亦雅颂之亚也。故孝成之世,论而录之,盖奏御者千有余篇,而后大汉之文章,炳焉与三代同风。

附:《史记·司马相如列传》:蜀人杨得意为狗监,侍上。上读《子虚赋》而善之,曰:“朕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!”得意曰:“臣邑人司马相如自言为此赋。”上惊,乃召问相如。……相如曰:“有是。然此(指《子虚赋》)乃诸侯之事,未足观也。请为天子游猎赋,赋成奏之。”上许,命尚书给笔札。相如以“子虚”,虚谈也,为楚称;“乌有先生”者,乌有此事也,为齐难;“无是公”者,无是人也,明天子之义。故空藉此三人为辞,以推天子诸侯之苑囿。其卒章归之於节俭,因以风谏。奏之天子,天子大说(悦)……赋奏,天子以为郎。……相如拜为孝文园令。天子既美子虚之事,相如见上好仙道,因曰:“上林之事未足美也,尚有靡者。臣尝为《大人赋》,未就,请具而奏之。”相如以为列仙之传居山泽间,形容甚臞,此非帝王之仙意也,乃遂就《大人赋》……天子大说,飘飘有凌云之气,似游天地之间意。

《汉书·扬雄传》:上方郊祠甘泉泰畤、汾阴后土,以求继嗣,召雄待诏承明之庭。正月,从上甘泉,还奏《甘泉赋》以风。……赋成奏之,天子异焉。其三月,将祭后土,上乃帅群臣横大河、凑汾阴。既祭,行游介山,回安邑,顾龙门,览盐池,登历观,陟西岳以望八荒,迹殷、周之虚,眇然以思唐虞之风。雄以为临川羡鱼不如归而结网,还上《河东赋》以劝。……其十二月羽猎,雄从……聊以《校猎赋》以风。……明年,上将大夸胡人以多禽兽……亲临观焉。是时,农民不得收敛。雄从至射熊馆,还上《长杨赋》,聊以笔墨之成文章,故藉翰林以为主人,子墨为客卿以风。

汤稼堂《律赋衡裁·凡例》:唐初进士试于考功,尤重帖经试策,亦有易以箴论表赞。而不试诗赋之时,专攻律赋者尚少。大历、贞元之际,风气渐开,至大和八年杂文专用诗赋,而专门名家之学,樊然竞出矣。李程、王起,最擅时名;蒋防、谢观,如骖之靳;大都以清新典雅为宗,其旁骛别趋而不受羁束者,则元白也。贾餗之工整,林滋之静细,王棨之鲜新,黄滔之生隽,皆能自竖一帜,蹀躞文坛。……下逮周繇、徐寅辈,刻酷锻炼,真气尽漓,而国祚亦移矣。抽其芬芳,振其金石,琅琅可诵,不下百篇,斯律体之正宗,词场之鸿宝也。

又,宋人律赋篇什最富者,王元之、田表圣及文范欧阳三公,他如宋景文、陈述古、孔常父、毅父、苏子容之流,集中不过一二首。苏文忠较多於诸公,山谷、太虚,仅有存者。靖康、建炎之际,则李忠定一人而已。南迁江表,不改旧章,赋中佳句,尚有一二联散见别籍者,而试帖皆湮没无闻矣。大略国初诸子,矩矱犹存,天圣、明道以来,专尚理趣,文采不赡,(衷)诸丽则之旨,固当俯让唐贤,而气盛于辞,汪洋恣肆,亦能上掩前哲,自铸伟词。

蒋攸銛《同馆律赋精萃序》:唐以诗赋取士,宋益以帖括,我朝则以帖括试士,而以诗赋课翰林。文治光华,法制大备,固已迈越前古矣。二百年来,元音钜制,接轸充箱,几于美不胜收。

又,曹振镛《序》:班书艺文志有云:登高能赋,可以为大夫。而两都赋序谓:赋者,古诗之流,抒下情而讽谕,宣上德而尽忠孝,雍容揄扬,雅颂之亚。然则赋之为道,岂云尠乎。圣朝文治,光昭翰苑,诸臣润色太平,铺扬鸿业,和其声以鸣国家之盛。举凡应制经进以及馆课御试诸作,或授简彤墀,或摛毫玉暑,镌华掞藻,郁郁彬彬,信乎天下之文章莫大于是矣。

 

讲述提纲

(一)瞍赋·行人赋·楚人赋·汉人赋

(二)赋家的蜕变:从诗颂到汉赋

(三)言语文学侍从与献赋传统

(四)赋家的双翼:制度与文士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