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结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3月12日  

2010-03-12 18:19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中国赋学研究(续)  之四  赋艺

 

刘勰《文心雕龙·诠赋》:

        夫京殿苑猎,述行序志,并体国经野,义尚光大,既履端于倡序,亦归馀于总乱。……殷人辑颂,楚人理赋,斯并鸿裁之寰域,雅文之枢辖也。至于草区禽族,庶品杂类,则触兴致情,因变取会;拟诸形容,则言务纤密,象其物宜,则理贵侧附:斯又小制之区畛,奇巧之机要也。

附:王芑孙《读赋卮言·小赋》:自唐以前无古赋、排赋、律赋、文赋之名,今既灿陈,不得不假此分目。赋者用居光大,亦不可以小言;聊以小言,犹云短制。……极赋能事在于长篇,而学赋则可从小赋始,何也?虽营度为千门万户,必致详乎一阁一楼。京都钜制,是亦绵长矣,而井井条条,望路可识,惟此单微一线之为。然体大物博,寻览颇艰,矧云制造?阊阖迷梦,荼墨眩心,自非力大于身,鲜不举鼎而绝膑者,安能转圆九仞乎?小赋则意俭而易周,辞丰而可杀,选声结韵,意不旁驰;造句谋篇,笔常内擫;省括乃释,从绳罔愆。

    费经虞《雅伦》卷四:赋别为体,断自汉代。始荀、陆之文各自为书,屈平之作又分为骚,六朝之赋则俳,唐人之赋则律,而多四六对联;宋人之赋多粗野索易之语,衰飒之调。总之,后世牵补而成,词旨寒俭,无复古人浩瀚之势,伟丽之词,去赋远矣。

    刘熙载《艺概·赋概》:古赋意密体疏,俗赋体密意疏。……俗赋一开口,便有许多后世事迹来相困踬;古赋则越世高谈,自开户牖,岂肯屋下盖屋耶?

 

《西京杂记》卷二引司马相如答盛览问作赋:

合綦组以成文,列锦绣而为质,一经一纬,一宫一商,此作赋之迹也。赋家之心,苞括宇宙,总览人物,斯乃得之于内,不可得而传也。

挚虞《文章流别论》:

        赋者,敷陈之称,古诗之流也。古之作诗者,发乎情,止乎礼义。情之发,因辞以形之;礼义之旨,须事以明之。故有赋焉:所以假象尽辞,敷陈其志。……古诗之赋,以情义为主,以事类为佐;今之赋,以事形为本,以义正为助。情义为主,则言省而文有例矣;事形为本,则言当而辞无常矣。文之烦省,辞之险易,盖由于此。夫假象过大,则与类相远;逸辞过壮,则与事相违;辩言过理,则与义相失;丽靡过美,则与情相悖。

附:黄佐《六艺流别》卷四:骚者何也?骚之为言扰也,遭忧之扰情而成言也。是故引物连类不厌其繁者,以写情也。体始于屈原之遭谗为之《离骚》。《离骚》也者,离忧也。世因谓为楚骚体,然而秦汉以下骚渐亡矣。……赋者何也?敷也,不歌而协韵以敷布之也。赋本六义之一,故班固以为古诗之流。然比物寄兴,敷布弘衍,则近于文矣。骚始于楚,赋亦随之,迄汉而赋最盛,魏晋而下工者亡几。

    王世贞《艺苑卮言》卷一:作赋之法,已尽长卿数语。大抵须包蓄千古之材,牢笼宇宙之态,其变幻之极,如沧溟开晦;绚烂之至,如霞锦照灼。然后徐而约之,使指有所在。若汗漫纵横,无首无尾,了不知结束之妙。又或瑰伟宏富,而神气不流动,如大海乍涸,万宝杂厕,皆是瑕璧,有损连城。然此易耳。惟寒俭率易十室之邑,借理自文,乃为害也。赋家不患无意,患在无蓄;不患无蓄,患在无以运之。……拟骚赋,勿令不读书人便竟。骚览之,须令人裴回循咀,且感且疑,再反之,沈吟嘘欷,又三复之,涕泪俱下,情事欲绝。赋览之,初如张乐洞庭,褰帷锦官,耳目摇眩,已徐阅之,如文锦千尺,丝理秩然,歌乱甫毕,肃然敛容,掩卷之余,傍徨追赏。

    王之绩《铁立文起·赋通论》:王懋公曰:昔人以赋为古诗之流,然其体不一。……论赋者,亦必首律之以六义,如得风雅颂赋比兴之意则为正,反是则为变。若以古赋厕间流于俳与文,亦变体也。

    刘熙载《艺概·赋概》:赋起于情事杂沓,诗不能驭,故为赋以铺陈之。其于千态万状,层见叠出者,吐无不畅,畅无或竭。《楚辞·招魂》云:“结撰至思,兰芳假些。人有所极,同心赋些。”曰“至”曰“极”,此皇甫士安《三都赋序》所谓“欲人不能加”也。

 

李元度《赋学正鹄序目》:

        层次类者,赋家不二法门也。作赋如作文,有前路,有中路,有后路,有翻面,有反面,有正面,有衬面,而皆可以层次括之。不特律赋不可无层次,即周秦汉魏诸古赋,莫不步骤井然,眉目朗然,虽寥寥短篇,层次自在,特神明于规矩之中,使人莫寻其迹耳。作赋而不讲层次,则犹航断港绝潢以蕲至于海也。

附:刘熙载《艺概·赋概》:以精神代色相,以议论当铺排,赋之别格也;正格当以色相寄精神,以铺排藏议论。

 

朱一飞《赋谱》:

        四品之目:曰清,以气格言也;曰真,以典实言也。所谓诗人之赋丽以则,则者法之,炼字必取其雅。用意必归于正,所谓辞人之赋丽以淫,淫者谨之。

附:王芑孙《读赋卮言·审体》:赋者,敷陈其事而直言之,其旨不尚玄微,其体匪宜空衍。

    余丙照《赋学指南·论赋品》:约分四品,尽可兼该:其一清音嫋嫋,秀骨珊珊,名曰清秀品,此近时风尚也。其一灵活无比,圆转自如,名曰潇洒品,此熟如弹丸也。其一端庄流丽,蕴藉风流,名曰庄雅品,骨肉匀停者也。其一古调独弹,自饶丰致,名曰古致品,此不落恒蹊者也。观此诸品,命意贵于高超,运典贵于切实,用笔贵于灵活,其要总在工夫纯熟。果能多读多做,咳唾悉成珠玉,吐气可作虹霓。或以丰韵胜,或以富丽胜,薰香摘艳,错彩镂金,又何法之有乖,又何品之不合哉!

 

 

讲述提纲

(一)赋体与赋艺

(二)赋的空间想像

(三)赋的结构美

(四)以章句为中心的修辞艺术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