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结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3月10日  

2010-03-10 23:00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中国赋学研究(续)  之三  赋词

刘勰《文心雕龙·丽辞》:

        造化赋形,支体必双,神理为用,事不孤立。夫心生文辞,运裁百虑,高下相须,自然成对。唐虞之世,辞未及文,而皋陶赞云:“罪疑惟轻,功疑为重。”益陈谟云:“满招损,谦受益。”岂营丽辞,率然对尔。易之文系,圣人之妙思也。序乾四德,则句句相衔;日月往来,则隔行悬合:虽句字或殊,而偶意一也。至于诗人联章,大夫联辞,奇偶适变,不劳经营。自扬马张蔡,崇盛丽辞,如宋画吴冶,刻形镂法,丽句与深采并流,偶意共逸韵俱发。

附:同上《章句》:夫设情有宅,置言有位;宅情曰章,位言曰句。故章者,明也;句者,局也。局言者,联字以分疆;明情者,总义以包体;区畛相异,而衢路交通矣。夫人之立言,因字而生句,积句而成章,积章而成篇。篇之彪炳,章无疵也;章之明靡,句无玷也;句之清英,字不妄也;振本而末从,知一而万毕矣。

    同上《物色》:诗人感物,联类不穷。……及离骚代兴,触类而长,物貌难尽,故重沓舒状,于是嵯峨之类聚,葳蕤之群积矣。及长卿之徒,诡势瑰声,模山范水,字必鱼贯,所谓诗人丽则而约言,辞人丽淫而繁句也。

葛洪《抱朴子·外篇·钧世》:

        且夫《尚书》者,政事之集也,然未若近代之优文诏策军书奏议之清富赡丽也。《毛诗》者,华彩之辞也,然不及《上林》《羽猎》《二京》《三都》之汪秽博富也。……若夫俱论宫室,而《奚斯》《路寝》之颂,何如王生之赋《灵光》乎!同说游猎,而《叔畋》《卢铃》之诗,何如相如之言《上林》乎!并美祭祀,而《清庙》《云汉》之辞,何如郭氏《南郊》之艳乎!等称征伐,而《出军(车)》《六月》之作,何如陈琳《武军》之壮乎!

附:李元度《赋学正鹄·序目》:赋学指要,厥有数端:曰审题,曰辨体,曰炼局,曰取势,曰用笔,曰修辞,曰选韵,曰储材……用笔须如天马行空,转换不测,向背离合得其情,操纵顺达随其意,则局势自不平庸。至体物题须用写生之笔,双关题须用活脱之笔,写景题须用风华之笔,言情题须用婉转之笔,纤细题须用刻画之笔,论古题须用沈雄警快之笔。……若夫修辞以炼词炼句为要,尤以六朝人为宗。……盖古人不废摹拟,扬子云、李太白且然,况后人乎?学者但得古人之残膏賸馥,即已高出俗径万万矣。

扬雄《法言·吾子》:

        或问“吾子少而好赋”。曰:“然。童子雕虫雕刻。”俄而,曰:“壮夫不为也。”或问:“赋可以讽乎?”曰:“讽乎!讽则已,不已,吾恐不免于劝也。”或曰:“雾縠之组丽。”曰:“女工之蠹也。”(李轨注:“雾縠虽丽,蠹害女工;辞赋虽巧,惑乱圣典。”)……或问:“景差、唐勒、宋玉、枚乘之赋也,益乎?”曰:“必也,淫。”“淫,则奈何?”曰:“诗人之赋丽以则,辞人之赋丽以淫。(李轨注:“奢侈相胜,靡丽相越,不归于正也。)如孔氏之门用赋也,则贾谊升堂,相如入室矣。如其不用何?”

附:黄承吉《梦陔堂文说》卷一:文辞者,通于礼,而非外于礼。《诗》之巧笑倩、美目盼,辞也,而通于礼矣。以其辞之艳丽,而言岂不适。如雄所云雕篆,然彼乃正以雕篆重,而不以雕篆轻。若令雄品骘其辞,则其《诗》岂不亦以童壮讽劝见诬,而何云礼后。是故人世间凡遇一名一物,但使登高能赋,追琢皆工,迩之则可使物无遁情,正借文章为资助;远之则可使言归实用,而为事业之赞襄。雕篆之功,正乌可已!

讲述提纲

(一)祝辞·楚辞·辞赋     (二)赋的词章学意义

(三)赋的修辞原则及演化   (四)对“辞人之赋”的思考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