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结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2月24日  

2010-02-24 23:40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《汉代文学思想史·重版后记》

 

三十年前,中国人经历了一段由“思想缺失”到“思想解放”的过程,这一来自政治领域的思想解放思潮,也必然地影响到文学界,包括古典文学的研究,“思想”被凸显,“文学思想”作为一个似新实旧的课题也被凸显,于是有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叶罗宗强先生的开荒之作《隋唐五代文学思想史》。几年后,我秉其旨趣而追其风潮,写了本《汉代文学思想史》,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,至今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。而这部书作为我治学生涯的第一本著述,也随着岁月的流逝与学术的变迁,在自己的“思想”中渐行渐远。未始料及,二十年后承蒙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部诸先生垂青,欲将此旧著重版,并相商于我,这一下仿佛唤醒了自己的学术记忆,在欣慰是书尚未被人遗忘的同时,又产生了一点困惑。当然,这不是思想的,而在技术层面,那就是重新修订还是保持原样。

这两种选择都有理由。如果重新修订,我想至少有外在的和内在的两重理由。就外在而言,二十多年学术研究的进展,已非我当年的眼光所能预及,仅说“汉代文学思想”,此书虽亦可谓“开荒”第一部,然继作甚多,同题同类,后来居上。就内在而言,我虽鲁钝,然二十年来,虽无尺蠖求伸之志,亦有驽马跬步之行,略有所成,自当增益。尤其这本书的内在不足,如缺乏对汉代诏命奏议之文的研究,缺少对汉赋作为一代文学形成的背景及与乐府制度等关系的探究,《毛诗序》的形成与古辞《陌上桑》的创作时间,均有进一步商榷与思考的必要。

另一种选择是保持原样。这使我想起清代学者汪中告诫孙星衍的话:“学问观其会通,性行归于平实。”又联想到梁简文帝萧纲的说法:“立身之道与文章异。立身先须谨重,文章且须放荡。”此论为人立身与治学为文,自是精当,然亦有可商量者二:一是“人”与“文”有相对的统一性,太“平实”的人能否为学“会通”?太“谨重”者为文安能“放荡”?另一是人生的“时间差”,随着年龄的增长,不仅学识在增长,文风也会起变化。这也是前贤常有“悔其少作”之叹的原因。而我自觉年轻时为文“放荡”,年长后渐入“谨肃”:谨肃见学养,却失去了往日激情;放荡有激情,却似乎缺少些学养。这使我又念及当年写这一“处女作”时,全凭满腔热情,乃读书所得,兴之所至,不自觉而宣发于笔端,其间既无“工程”之约制,也无“项目”之规范,更无“利益”之驱使,虽或放言蹈虚,则不乏天真浪漫。

于是,我选择了后者,就是保持原样。因此,这次重版,我仅仅做了文献校对与改正错字这两项工作,余则一仍其旧。

保持原样就是保持记忆。而我重新校对这本旧著的过程,也是在重温往日那段难以忘怀的记忆。我总是想,记忆的闸门是不能轻易打开的,因为那里有太多的感念与艰辛。我难以忘怀的是程千帆先生听说我写这本书,主动借有关书籍给我,并为该书题签;难以忘怀书成后得到前辈学者周勋初、傅璇琮、卞孝萱、罗宗强、王运熙、郭维森诸先生的奖掖与鼓励;难以忘怀好友张伯伟、胡晓明、左健、张强诸教授的品评与推介。当年,先父允臧先生尚目明体健,我每写一章,他都要仔细阅读,点评指示,而书成出版后,又欣然赠诗云:“大汉天声万国惊,文风郁郁政风成。爬梳剔抉熔斯史,一卷新书谁与京!”其舐犊深情与诗教鼓舞,于斯可见。一恍父亲已返归道山五载,虽天人悬隔,我仍虔诚地希望这本旧著新书的出版,能让我再一次感受到那温暖的胸怀与真切的慧眼。

写至此,情不自禁,因步先父赠诗元韵书成两绝句,录如次:

 

    一卷心声旧梦惊,爬梳剔抉几回成。蹉跎岁月经年过,古国文明望汉京。

 

    忆昔叨陪惧若惊,修身治学孰为成?年轮二十人伦事,诗教恩深几兆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