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结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12月02日  

2010-12-02 13:23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戴名世《醉乡记》

 

昔余尝至一乡,辄颓然靡然,昏昏冥冥,天地为之易位,日月为之失明,目为之眩,心为之荒惑,体为之败乱。问之人曰:“是何乡也?”曰:“酣适之方,甘旨之尝,以徜以徉,是为醉乡。”

呜呼!是为醉乡也欤,古之人直余欺也。吾尝叹夫刘伶、阮籍之徒矣,当是时,神州陆沉,中原鼎沸,而天下之士,放纵恣肆,淋漓颠倒,相率入醉乡不已。而以吾所见,其间未尝有可乐者。或以为可以解忧云耳,夫忧之可以解者,非真忧也,夫果其有忧焉,抑亦不必解也,况醉乡实不能解其忧也。然则入醉乡者,皆无有忧也。

呜呼!自刘、阮以来,醉乡遍天下。醉乡有人,天下无人矣。昏昏然,冥冥然,颓堕委靡,入而不知出焉。其不入而迷者岂无人也欤?而荒惑败乱者率指以为笑,?则真醉乡之徒也已。

【品评】

此文可与作者《邻女说》对读,前写媚世之丑陋,此写醉世之荒惑,皆社会之病态,而为其痛心疾首、戟指批判之鹄的。

与历史上诸多有关“酒”、“醉”之文相比,本文作者最大的创作特点在于对醉酒高士刘伶、阮籍的质疑。阮氏逃酒,避乱于醉,为士人所仰慕;而刘氏《酒德颂》之作,风流倜傥,被高士所推崇;而作者仅用“吾尝闻……之徒”一鄙薄语引起,以“当是时”承续,指出社会之“陆沉”、“鼎沸”,士人之“恣肆”、“颠倒”,以古鉴今,展开议论。倘细绎文旨,宜为两层:一是“醉乡”形成之因,在统治者的昏暴(日月失明),导致“神州陆沉,中原鼎沸”,而士人之“放纵恣肆,淋漓颠倒”当缘于此。作者以魏晋乱世比况现实,陆沉、鼎沸之说正切合当时易代之悲,异族铁蹄,践踏中土,士人“相率入醉乡”,既是历史的影像,也是现实的写照。二是以醉乡“解忧”比况逃避应世,然作者之心,在救世而非应世,故质疑酒之“解忧”与“可乐”,反取前人“达人自达酒何功”(苏轼语)而认为“可以解者非真忧”,一种类似屈子“世人皆醉我独醒”的强烈的异俗情怀,激荡于胸中,宣泄于笔下。在文章收束处,作者感叹“醉乡有人,天下无人”,何其沉痛!而复以“不入而迷者”自况,然此忧时愤俗之志节者反为“醉乡之徒”所嘲笑,又为全文增添了几分凄怆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 戴氏批判社会、讽喻现实之文,尝采用寓言手法,这与当时文网森严、文祸频繁相关,然其于恶劣环境中为文仍多激愤之语,感世之悲,且终因文罹难,又决定于他的品格与文风,读此文可见一斑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