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结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12月19日  

2010-12-19 11:35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姚莹《捕鼠说》

 

岭以南多鼠,大而黠。夜则翻囊倾箧,旦游院庭,若无人者。逐之,循墙而走,睢盱顾人作怒状;反坐,则逡巡至足下,而舕其唾。舍中人患之,乃蓄猫。猫之大,仅三倍鼠。其始来也,声咻然以厉,号鸣不休,鼠少戢。舍中人大喜,益爱猫,非鱼鲜不饲,夜则卧之榻而抚弄之。日益肥,倍鼠之身六七矣,毛色光泽,任游于别舍,惟食时则归。由是,室之中竟日无猫声;食之后,竟日无猫迹。鼠复大至,厨无留粮,室无完器焉。然鼠初犹伺猫之出也而后至,一旦猝遇,鼠愕然以窜,而猫若未之见者,方就食,食已仍去,或登榻卧。鼠见其无能为也,猫卧于榻,鼠行于地。未几而猫之食,鼠亦食之。主人乃更为猫谨其盖藏,一不谨,则猫摇尾长鸣以向主人,而鼠转为猫患矣。

舍中人以谇猫之弱也。余曰:岂猫之咎哉!彼其材本驽下,无捕攫之能,徒具形声耳。其初之号鸣,乃以求食,志固不在鼠也。苟暂羁而少饲之,勿以美具,及微饥而纵之,得鼠,然后益其食,不得则减之,或可冀其一击。然勇怯犹未可知也。今无一攫之功,徒以声形而甘食丰饵以宠之,卧榻抚弄以骄之,任其游出以惰之。三者备而猫之志得,其质亡矣。独不见夫养鹰者乎?饥则鞲之,微饱则纵之,得大鱼者饲以鳅,得小鱼者饲以虾,无则饥之,然后鱼可得也。今以人食食猫而复玩之,其得鼠也不亦难哉!

且舍中之人蓄猫,又不若粤人蓄鼠矣。先是,有蓄洋鼠者,仅二寸许,而白洁可玩,能跳环。今其种日蕃,城邑富人无不蓄之者。笼以朱龛,络以铜网,中作台,如演剧状;有房有场,架二环如秋千也者。每龛雌雄各一,卧以白绵,饲以香米,以指击龛,则鼠自房中左右出台,各就其环而跳走焉,观者以为乐。二鼠之费或数金,是犹有技能也。或曰:粤中向无鼠患,自洋鼠之戏盛,鼠乃炽。然则是亦妖精之类欤!

【品评】

这是有关猫、鼠故事的一则寓言,作者于戏谑间寓讽刺,以猫鼠同处一室之小戏台,展现社会藏污纳垢之大舞台,笑里含悲,喻义深刻。

本文分三段描述:首写由“鼠患”转为“猫患”之啼笑皆非的现实。作者先以岭南之鼠“大而黠”起笔,这使我们联想到苏轼的《黠鼠赋》以“黠鼠”喻事理的讽刺,然相比之下,苏赋描写庄语中寓俏皮,而此文则由戏语见沉重。如第一段的描写,以鼠之“游院庭”如入无人之境到猫之“始来”鼠之“愕然“、经猫之“宠养”而骄游散荡,以至“猫卧于榻,鼠行于地”的猫鼠和睦共存,再到猫向主人“长鸣”索食之患,既让人忍悛不禁,又令人陷入沉思。这又引出第二段文字的议论。作者勘究“猫之弱”的根源,在养猫人“宠之”、“骄之”、“惰之”之失,并以“养鹰”捕鱼为喻,再一次对“以人食食猫而复玩之”的荒诞,“猫之弱”则非“猫之过”的道理,已显明无隐。此文之妙,尚在转笔逗引,作者在第三段又继前述之“蓄猫”为宠玩之物,转出“蓄鼠”,由粤人蓄“洋鼠”戏盛而溯源岭南之“鼠患”,于是“猫患”复转于“鼠患”。

作者以“捕鼠”论“鼠患”,客串以“猫”,貌似喧宾夺主,实乃相得益彰。论其文主要特色,要在两端:一在描写生动,表现了作者摹刻物态之笔力。如文写鼠之游荡庭院与粤人蓄洋鼠为戏之情形,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。二在讽刺深刻,表现了作者喻意深远的想象。而文章之讽,又可分两层:一是以“猫”喻尸位素餐之腐败官僚,并追究其养痈遗患之社会病症;一是以“洋鼠”之戏为“妖精”之类,暗喻当时英帝国(洋人)对沿海之威胁与侵扰,寄托了作者保族强国的情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