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结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12月12日  

2010-12-12 22:52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吴定《姚姬传先生时文序》

 

圣人之经,语约而旨微,后之释经者,若故、若微、若笺、若通、若传、若章句之类,不可胜穷。虽所言有离合之差,然以释经名体,固正也。自明代创为四子书之文,以今人之口代圣人之言,则其体乃汉唐所未有,顾既假之以为号,则所托未尝不尊,且欲因此验人学行之高卑,其意亦未尝不至也。世之愚者,徒役役局其志于此,既违国家选造之方,而高明之士又不过牵率为之,以应有司之试。吾窃谓君子为一事有一事之学,即有当尽此一事之心,况重以国朝之典托之于先圣先贤之业乎?不溺没于文辞,而亦不敢苟简相从,贻讥倖进。君子出处之道,宜如是矣。

桐城姬传姚先生邃于经史,沉酣于诸子百家,不为八比之文溺没者也。昌黎有言:“为文必有诸其中,是故君子慎其实。实之美恶,其发也不掩。”先生以其中之所有者于今文发之,故其文宛然如取诸圣人之怀,而声律皆与古会,有前明正德、嘉靖诸君子之遗风。国朝以经义试士,百余年来,能守归唐矩矱而行以古人之文者,吾师海峰先生之后,惟先生而已。操是技以应国家试士之令,庶几其无负矣乎。吾闻之君子有三不朽,立言其末也,八比之文,又立言之末也,然而君子不敢苟者,重国典尊圣人也。吾独悲今世之文士,敝敝焉勤苦其一生,耗智殚能,惟此之务,内之不足以乂治其身,外之不足以绥匡天下。卒之,膏不沃则无光,根不固则枝叶凋亡。君子知其文章,亦必不能有立也。吾闻邱陵学山而不至于山,今之为科举之文者,皆邱陵之类也,悲夫!

【品评】

桐城文人精工时文,最重根本,除了倡导以“古文为时文”之法,就是重经史之学,尤其是以经学为本,因时文为用,姚鼐的时文创作如此,吴定这篇为姚文所作之序亦如此。

文章分两段,前段由释经而谈时文。作者认为,圣人之经,语约旨微,故释经尤为要紧,而释经之体众多,如“故”、“微”、“笺”、“通”、“传”、“章句”等,虽体异,义正则佳。由此推导,明代创立的“四子书”(八股文)从广义上来看,亦释经之一体,其检验人之学行,也未尝不可见高卑。然而此体延至清代,为何弊端丛生,作者笔锋一转,戟指两病:一在专习文词,丢失大义;二在科举应试,搪塞有司。而针对两病,作者提出倘不“溺文词”,不“苟简相从”,四子书同样可承载“先圣先贤之业”,而不至失坠。正由此利弊权衡,文势转入后段,即对姚氏时文的赞誉。这里的描述又有几大要点:一是“邃于经史”,此时文之根本;二是引韩愈言“君子慎其实”,用于文章,则在“言有物”;三是有“圣人之怀”,今文“声律”与“古会”,即以古方为时文意;四是取法明代正德、嘉靖,即守归(有光)、唐(顺之)“矩矱”,以免末流之弊。立此典范,既是作者对姚文的推举,也是其批评时人敝敝而勤苦于时文创作,却内不能“乂治其身”,外不足“绥匡天下”的溺文应时之悲哀。

       吴氏与姚鼐皆受学于刘海峰,故赞扬姚氏时文能取法其师,并美刘、姚,于“立言之末”(八股之文),而有得于“立德”之用。若干年后,姚氏门人陈用光又重订其师所编《四书文选》,并为序文以记述其盛,且同以“穷经”立论,对读吴文,后先辉映,尤可见桐城文人不废时文而偏嗜古人的意义所在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