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结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1月20日  

2010-01-20 10:09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以指喻指之非指,不若以非指喻指之非指也;以马喻马之非马,不若以非马喻马之非马也。天地一指也,万物一马也。

可乎可,不可乎不可。道行之而成,物谓之而然。恶乎然?然于然;恶乎不然,不然于不然。物固有所然,物固有所可。无物不然,无物不可。故为是举莛与楹,厉与西施,恢恑憰怪,道通为一。其分也,成也;其成也,毁也。凡物无成与毁,复通为一。唯达者知通为一,为是不用而寓诸庸。庸也者,用也;用也者,通也;通也者,得也;适得而几矣。因是已。已而不知其然,谓之道。劳神明为一而不知其同也,谓之朝三。何谓朝三?狙公赋芧,曰:“朝三而暮四,”众狙皆怒。曰:“然则朝四而暮三,”众狙皆悦。名实未亏而喜怒为用,亦因是也。是以圣人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钧,是之谓两行。

古之人,其知有所至矣。恶乎至?有以为未始有物者,至矣,尽矣,不可以加矣。其次以为有物矣,而未始有封也。其次以为有封焉,而未始有是非也。是非之彰也,道之所以亏也。道之所以亏,爱之所以成。果且有成与亏乎哉?果且无成与亏乎哉?有成与亏,故昭氏之鼓琴也;无成与亏,故昭氏之不鼓琴也。昭文之鼓琴也,师旷之枝策也,惠子之据梧也,三子之知,几乎皆其盛者也,故载之末年。唯其好之也,以异于彼,其好之也,欲以明之。彼非所明而明之,故以坚白之昧终。而其子又以文之纶终,终身无成。若是而可谓成乎?虽我亦成也。若是而不可谓成乎?物与我无成也。是故滑疑之耀,圣人之所图也。为是不用而寓诸庸,此之谓以明。

 

按:这是《齐物论》的第四段,承上继续讨论是非、彼此问题,认为诸家之论,皆有主观偏执,既非宇宙之全,更非名物之真,所以再次强调“以明”的认知方法,归于“道通为一”。

解读这段文字,关键在首两句,就是“以指喻指之非指,不若以非指喻指之非指也;以马喻马之非马,不若以非马喻马之非马也”。对此,陈鼓应《庄子今注今译》的解释比较清晰。他举“马”说为例:“(一句中)‘马’的同一符号型式出现六次,但在不同的文字系络中,意指不同;即其中有四个‘马’字是指白马而略去了‘白’字。其句义当是:‘以白马解说白马不是马,不如以非白马来解说白马不是马。’……如果用符号来代替,就显得清楚些,其意为:从A的观点来解说A不是B,不如从B的观点来解说A不是B。从上文来看,A即‘此’或个我,B即‘彼’或他人。”由此可见,其“白马”之喻即承续前言“彼亦一是非,此亦一是非”而感发的,只不过“指”、“马”之喻是当时惠施、公孙龙等名辩学派常用的命题,所以庄子之论,也是有的放矢。因此,庄子继而列举了莛、楹、厉、西施、恢、恑、憰、怪八类事物,虽大小不同,美丑各异,神态无常,然衡以天心(自然),又统归于一,从而点出“道通为一”的宗旨。

由于庄子多寓言,所以在纯粹的义理探寻中,常穿插以故事,使文气跌宕,章法变幻,给人以神奇莫测的感受。在这种论理文字中,庄子也安排了一则“狙公赋芧”的故事,后世转述,而家喻户晓。然而庄子描写“朝三暮四”而众狙怒,“朝四暮三”而众狙喜,正是批评那些执着于是非之辩者的荒谬,是主观心理作祟的“成心”使然。所以接下来庄子写古人之“知”,并举“昭文之鼓琴”、“师旷之枝策”、“惠子之据梧”三事,均在说明“知识”之“蔽”,皆围绕是非之论而来。而解蔽去昧,道通为一与莫若以明也就应合无间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