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结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1月16日  

2010-01-16 09:57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惠子谓庄子曰:“魏王贻我大瓠之种,我树之成而实五石,以盛水浆,其坚不能自举也。剖之以为瓢,则瓠落无所容。非不呺然大也,吾为其无用而掊之。”

庄子曰:“夫子固拙于用大矣。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,世世为洴澼絖为事。客闻之,请买其方百金。聚族而谋曰:‘我世世为洴澼絖,不过数金;今一朝而鬻技百金,请与之。’客得之,以说吴王。越有难,吴王使之将,冬与越人水战,大败越人,裂地而封之。能不龟手,一也;或以封,或不免于洴澼絖,则所用之异也。今子有五石之瓠,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,而忧其瓠落无所容?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!”

惠子谓庄子曰:“吾有大树,人谓之樗。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,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,立之涂,匠者不顾。今子之言,大而无用,众所同去也。”

庄子曰:“子独不见狸狌乎?卑身而伏,以候敖者;东西跳梁,不辟高下;中于机辟,死于罔罟。今夫斄牛,其大若垂天之云。此能为大矣,而不能执鼠。今子有大树,患其无用,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,广莫之野,彷徨乎无为其侧,逍遥乎寝卧其下。不夭斤斧,物无害者,无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!”

按:这是《逍遥游》的末段,通过庄子与惠子的两则对话,探讨“用大”与“无用”的道理,并以“无用”之“用”证明“无待”的逍遥之境。

在《庄子》书中,有很多庄、惠对话的场景与情节,而由《逍遥游》开篇的这两则对话来看,实际就是庄子一书假托人物,构设寓言,阐发道理的一种言说方式。这里的两则对话都采用惠问庄答的形式,具有驳论的特征。第一则由惠子提出“大瓠”无用而“掊之”,庄子答以“宋人善为不龟手之药” 的故事,说明拙于用与善于用的差异,特别是贵善用其大的道理。第二则再由惠子提出一种“大树”(樗),以为“大而无用,众所共去”,庄子答以“狸狌”与“斄牛”之别,说明善用不如无用之理。区别而论,前段侧重于如何“用大”,后段则侧重于“用大”不如“无用”,阐发了“无用”之用方为大用的至理。在论辩中,惠子以“拙于用”讥嘲庄子,反为庄子解嘲,即以“用大”与“无用”的两个层面,去“知”的“聋”“瞽”,去“蓬之心”,使惠子陷于“拙于用”的尴尬境地。庄子在《人间世》说“余求无所可用久矣,几死,乃今得之,为余大用”,此与庄子的逍遥观正相吻合。

《庄子》内七篇为庄学核心,而《逍遥游》一篇尤为重要。钱澄之《庄屈合诂》评云:“首篇以《逍遥游》名篇,七篇皆统于游也。惟游者出乎域外,故能逍遥。”可以说,正是《逍遥游》引领全书,继后的《齐物论》直可视为得以逍遥的思维方法,《养生主》则是逍遥而内化的精神。也正因为该篇意主“逍遥”,假托寓言,多有光怪陆离的想像,故其章法亦多奇特。唐彪《读书作文谱》引王虎文说,认为《逍遥游》多处“两节不必联络而文情熔为一片”,采用的是“牵上搭下法”,刘熙载《艺概·文概》也认为“《庄子》文法断续之妙,如《逍遥游》忽说鹏,忽说蜩与学鸠、斥鴳,是为断;下乃接之曰‘此大小之辨也’,则上文之断处皆续矣”。从《逍遥游》的描写,可见庄子的为文之法与其为文之心是融契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