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结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年1月15日  

2010-01-15 09:02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尧让天下于许由,曰:“日月出矣,而爝火不息,其于光也,不亦难乎!时雨降矣,而犹浸灌,其于泽也,不亦劳乎!夫子立而天下治,而我犹尸之,吾自视缺然。请致天下。”

许由曰:“子治天下,天下既已治也。而我犹代子,吾将为名乎?名者,实之宾也。吾将为宾乎?鹪鹩巢于深林,不过一枝;偃鼠饮河,不过满腹。归休乎君,予无所用天下为!庖人虽不治庖,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。”

肩吾问于连叔曰:“吾闻言于接舆,大而无当,往而不返。吾惊怖其言,犹河汉而无极也;大有迳庭,不近人情焉。”

连叔曰:“其言谓何哉?”

“曰:‘藐姑射之山,有神人居焉。肌肤若冰雪,绰约若处子。不食五谷,吸风饮露。乘云气,御飞龙,而游乎四海之外。其神凝,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。’吾以是狂而不信也。”

连叔曰:“然。瞽者无以与乎文章之观,聋者无以与乎钟鼓之声。岂为形骸有聋盲哉?夫知亦有之。是其言也,犹时女也。之人也,之德也,将旁礡万物以为一,世蕲乎乱,孰弊弊焉以天下为事!之人也,物莫之伤,大浸稽天而不溺,大旱金石流、土山焦而不热。是其尘垢秕糠,将犹陶铸尧舜者也,孰肯以物为事!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,越人断发文身,无所用之。尧治天下之民,平海内之政,往见四子藐姑射之山,汾水之阳,窅然丧其天下焉。”

 

按:这是《逍遥游》的第二段,通过“尧让天下”与“肩吾问连叔”两则事例,说明去名、去功的必要与“至人无己”的精神境界。

关于“尧让天下”,蓝本甚多,史称“唐虞禅让”,而庄子书中除了这里的描写,还专设有《让王》篇描述尧让天下给许由而许由不受的故事。而胪举诸家记述“让王”之事,略有四类:一是《尚书·尧典》、《墨子·尚贤》所载,以“让贤”为主旨,是墨家学派“尚贤”的表现;二是《论语·尧曰》、《孟子·万章》所载,赞“民从之”的力量,是儒家学派“民本”思想的表现;三是《韩非子·五蠹》所载,以为让王是“去监门之养,而离臣虏之劳”,代表了法家的观点,四是《庄子》中的让王记载,表现的是许由“轻禄贱位”的观点,堪称道家的代表。正是庄子的这种描写,到了晋人皇甫谧撰《高士传》,又演绎出许由“临流洗耳”的趣事。解读这段文字,重点在许由的答词,其中“鹪鹩”、“偃鼠”之喻,“越俎代庖”之说,皆属宾词,关键主词是“予无所用天下为”一语,是超然人外与物外的逍遥之境。同样的道理,肩吾对连叔所说的“姑射山”神人,所谓的“吸风饮露,乘运气,御飞龙,而游乎四海之外”,正是庄子试图进一步超越“鲲鹏”之“有待”而达至“无待”之“逍遥”的构想,而连叔的呼应,即“神人”不因“大浸”“大旱”动声色,其“尘垢秕糠,将犹陶    铸尧舜”,也是对许由“无所用天下为”的证明,是超脱名利权禄的自由。至于文末“宋人资章甫”而无用于越地,尧往见四子而“窅然丧其天下”的描写,起了逗引下述“用大”与“无用”讨论的作用,是对“至人无己”进一步阐发,也是庄子《在宥篇》“物而不物,故能物物”的自然理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